必发娱乐 > 国际部 > 留学资讯 > 正文

诺贝尔奖得主的高中生涯揭秘
2014-07-03 17:32:52    点击:


编者按:
作者维吉尼亚·M·希勒博士简介:耶鲁大学儿童研究中心的临床讲师,临床心理学家,著有《奖励出好孩子——适合正面家教的即用图表与活动》一书。
最好的教育就是让受教育者保持学习的兴趣和思维的活跃!


      在百万高考考生中,能够成为状元的凤毛麟角。那些成为状元的考生,应该得到热烈的祝贺。而那些没有得到第一名的考生,对于人生有什么样的期待呢?基于我对2013年诺贝尔奖得主的高中经历的调查,这些学生的未来也是大有希望的。因为我的丈夫罗伯特·J·席勒是诺贝尔奖得主之一,我最近有机会调查“2013级”诺贝尔奖得主的高中学业情况。
                
                     高中时代的罗伯特·J·席勒
     2013年,美国共有11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其中有9科学家回答了我提出的问题。我发现,就像我丈夫一样,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在高中的时候也不是第一名。我的丈夫——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在400多人的高中毕业生中排名第四。迈克尔·莱维特(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和兰迪·谢克曼(诺贝尔奖医学奖)在高中时代,因为对课外活动太感兴趣了,没法做到门门课都优秀。而拉尔斯·彼得·汉森(诺贝尔经济学奖)在高中的时候,事实上进入前三名都困难。
    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托马斯·祖德霍夫说,因为他上的学校是华德福学校,学校里不给成绩,也不给学生排名,并且也不允许给学生考试。他说,他的大部分青年时光都花在了学习以外的事情上了。  
    另外四位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E·罗思曼,尤金·法玛,阿里耶·瓦舍尔,以及马丁·卡普拉斯,在高中时,他们中有一些是“致告别辞的毕业生代表”——也就是班上第一名,有一些所在的班没有班级排名,但是他们在学校获得了卓越殊荣。  
    对于像我丈夫一样、其他几位不是尖子生的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既然在学校里没有力争完美的成绩,那么在高中的时候,他们又在干什么呢?  
    我丈夫在高中的时候喜欢学习语言。他所在的学校要求学习拉丁文,他说:“我入迷了。我开始阅读(非必读)拉丁文书籍,还有诗歌。我自愿写了一些短诗给我的同学和拉丁文老师,老师看后很惊讶。也许我有点炫耀,但是这也很有趣。”之后,他又决定转而自学俄语。他后来俄语很熟练,到可以阅读俄文小说的水平。迈克尔·莱维特说,在学校里,他有意不尽全力读书,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参加非学术性活动。他写道:“我学了希伯来文、单簧管还有钢琴,也在高中的游泳队游泳,但是游得并不是很好。我最好的朋友是国际象棋天才,因此我们也一起下国际象棋。“莱维特博士还说,他参加的活动还有“聚会,女孩子,英式桌球还有扑克牌。”他还接着说,“玩总是好的,因为这意味着你不把自己和这个世界看得太认真。”

  兰迪·谢克曼的注意力主要在科学和数学上面,他不是很在意其他的学科。他写道:“回顾以前班上的尖子生很有趣:他们中间有几个本科去了斯坦福——而我本科则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有几个人在职业和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很少有人后来在学术领域,并且没有人最后成为卓越的学者。”

  拉尔斯·汉森回忆道,尽管他的学业成绩不怎么样,有一些高中老师却认为他是有潜力的。他回忆说:“我的老师发现我最开始物理成绩在全校都出类拔萃,接着又直线下降,他很失望,并且向我表露无余。但是,我的化学老师却向我道歉说,他没有把课上得足够吸引我。我对此很吃惊,并且认为他完全没有必要向我道歉。”

  康奈尔大学人类发展学教授罗伯特·斯腾伯格(Robert J. Sternberg)曾经对“什么样的品质有利于创造力的发展”这个问题写过很多研究性文章。斯腾伯格解释道,最伟大的现代心理学家都是那些愿意在心理学领域不随大流的人[1]。在和陶德·陆伯特(Todd I.Lubart)合写的书中,斯腾伯格写道:“我们认为,有创造力的人善于找到潜力股——别人可能没办法看到他们最初形成的思想的价值,但他们会说服其他人接受他们的思想。最后,他们又会形成新的思想。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为“思想领域的买低卖高。”

  在我丈夫罗伯特·希勒的经历中,也可以看出他必须要有“不随大流”、为他所做的事情承担巨大的风险的勇气,最后才能走上诺贝尔奖的获奖之路。他在1981年写的一篇文章,在当时遭受了巨大的批评,因为他的思想和当时主流的经济学思想不符合。但是诺贝尔基金会后来称这篇文章为他诺贝尔奖的获得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因为在资产价格方面做出的实证研究而得到了肯定。事实上,在我的丈夫得到诺贝尔奖之后,他收到一个同事寄来的卡片。这位同事谈到他清晰地记得在1981年的时候,我丈夫曾经告诉他,自己后悔写了这篇文章。虽然他自己关于批评的记忆会随着时间淡漠下来,我对他当时经受的强烈批评还记忆犹新。

  詹姆斯·罗思曼(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同时也是高中毕业班的第一名)在他的诺贝尔自传当中,描写了科学和艺术的关系:“前沿科学既是对思想的严格推理,也是一种艺术形式。那些罕见稀少的前沿艺术家和科学家有很多共同点……即使是遭受到巨大的阻力,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工作。这是最重要的品质。”

  这些2013年诺贝尔奖得主的回应,大概可帮助我们发现未来诺贝尔奖得主的一些重要的、具有塑造性的经历。我的丈夫把学习当成“玩”,自愿用拉丁文写诗。迈克尔·莱维特也写谈到玩的重要性:“玩总是好的,因为这意味着你不把自己和这个世界看得太认真”

  从这些回馈当中出现的另一个重要的主题就是,今天学业上过重的压力,其实是让人担忧的。谢克曼说:“有趣的是,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大家对成为尖子生或者进入好大学并不热衷。现在的压力有点不健康,但是我怀疑是不是尖子、或者进不进得了好大学,真正跟学术最高成就会有什么特别的联系。”汉森博士写道:“有时候,父母们给孩子过大的压力,希望他们从小就很出色,但是到大学之后,这些孩子往往都精力耗尽了。而我的情况正好相反。”
    汉森博士特别提到他父母对他将来的成功所起到的关键的支持作用。他写道:“事实上,我有宽容、支持、和有耐心的父母亲很关键。”

  我希望那些高考成绩不理想的考生的父母,都能够思考一下汉森博士的话。未来不是没有机会了。作为一个心理学家,我相信,父母能够为孩子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给他们无条件的爱和支持。

  我最近刚刚在中国访问了两个星期,去了北京、上海、重庆和宁波,并有机会和很多年轻人、家长们、以及教育工作者交谈。我了解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有活力的国家,非常愿意学习新的教育孩子的模式。我希望我对最近诺贝尔奖得主的采访,能够给家长们、老师们、和决策者们提供有用的思想。

相关热词搜索:得主 生涯 高中

上一篇:留学英国第一年小贴士
下一篇:澳大利亚学生签证6种不同类型全解析